摘要: 认识吴先锋,首先是缘于这张广为人知的英雄形象。 在不久前河南举办的一场隆重的国际摄影大展上,笔者与前辈、老师伍振超、王振松,以《祖宗海——西沙群岛四十年》为题,联合展出了90张历史与现实图片。 而对这90张图片,布展时我是以西沙民兵、陆军指战员、海军官兵的顺序排列的。有人问我:为什么要这么排序?我答之:西沙群岛其实还分为两组群岛,即东北方位靠海南岛近的一组,叫宣德群岛;西南方位靠越南大陆近的一组,叫永乐群岛。在1974年1月发生的那场著名的西沙海战之前,宣德群岛,归中方实际管控;永乐群岛,由中方与南越西贡政权混杂管控。西沙海战之后,整个西沙群岛的29个露出水面的岛屿和10余个暗礁暗滩,才又一次重新回归到中国人民的怀抱。 守卫西沙群岛、拉响海战序幕的,正是英勇的西沙民兵。而英勇的西沙民兵队伍中,有一名杰出的代表人物,正是本文的主人翁——吴先锋同志。

民兵英雄用刺刀将侵略者逼下海

在敌军官手上留字:琛航岛是中国的

□孙振军


002

       海南军区摄影记者伍振超为吴先锋拍摄的这张彩色照片曾广为传播,影响深远。在那个年代,拍摄彩色照片是连中央领导也不能轻易享用的待遇。

                                                                                                                                                                                                         

      

       认识吴先锋,首先是缘于这张广为人知的英雄形象。

       在不久前河南举办的一场隆重的国际摄影大展上,笔者与前辈、老师伍振超、王振松,以《祖宗海——西沙群岛四十年》为题,联合展出了90张历史与现实图片。

       而对这90张图片,布展时我是以西沙民兵、陆军指战员、海军官兵的顺序排列的。有人问我:为什么要这么排序?我答之:西沙群岛其实还分为两组群岛,即东北方位靠海南岛近的一组,叫宣德群岛;西南方位靠越南大陆近的一组,叫永乐群岛。在1974年1月发生的那场著名的西沙海战之前,宣德群岛,归中方实际管控;永乐群岛,由中方与南越西贡政权混杂管控。西沙海战之后,整个西沙群岛的29个露出水面的岛屿和10余个暗礁暗滩,才又一次重新回归到中国人民的怀抱。

       守卫西沙群岛、拉响海战序幕的,正是英勇的西沙民兵。而英勇的西沙民兵队伍中,有一名杰出的代表人物,正是本文的主人翁——吴先锋同志。


英雄来自民间,本是农家子弟


    “海南岛是1950年解放的,我是1950年出生的,所以我也可以说是新中国的同龄人。”今年已经步入67岁的吴先锋,对自己出生于海南解放那一年,至今充满自豪。由于有着同样保卫西沙、抵御越寇的青春经历,吴先锋虽是与笔者第一次谋面,但却没有丝毫的陌生感,没有任何寒暄与过渡,话匣子就直接打开了。

    海南的西北沿海,有个黎族苗族自治县,叫乐东;乐东县有个以盛产海盐而闻名的小镇,叫莺歌海镇;莺歌海镇政府所在地由四个行政村组成,吴先锋就出生在这其中的一个小村子里。

    “现在我们太强硬了,跟美国的关系搞僵了,跟周边国家的关系搞僵了。”目前,国民中甚至一些很有学问的知识分子,竟经常有这样所谓的“理性”抱怨。“胡说八道!”吴先锋痛斥道。而我跟吴先锋的聊天,也是从这个标题开始的。事实上,这种论调是极其无知与荒诞可笑的:1950年代、1960年代,美帝国主义装满导弹与子弹的战斗机、高空无人侦察机,是经常穿越到海南岛上空挑衅、侦察、搞破坏活动。1965年4月9日,我军机一架与美国军机三架,在吴先锋家所在村子的上空一带发生激烈的空中搏杀,我方虽未发一枪一弹,但美军自己用“响尾蛇”导弹将自己的同伴击落一架,残骸就散落在村边的稻田里;同年9月20日,又一架美国军机被我军机击落,坠毁在离乐东县不远的文昌县抱虎港海面,飞行员跳伞逃生后被我当地民兵符气合手持一根竹竿活捉。这一切,都被当时尚还年幼的吴先锋看在眼里、闻在耳边,记在心头、恨在胸中。因此,3年后,也就是1968年,吴先锋刚一进入18岁,就积极报名参军,成为广州军区驻海南腹地某师的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

    遗憾的是,冲着打击侵略者、保卫新中国念头入伍的吴先锋,激情满怀、百倍警惕地当满了整整三年兵,虽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但却没有捞到一次冲锋陷阵、沙场杀敌的机会,更别说立功授勋、胸佩红花了。“这三年的天天刻苦训练、站岗放哨,算是白忙活了!”带着这种深深的遗憾,吴先锋摘下鲜艳的五星领章,脱下心爱的绿色军装,重新回到莺歌海故乡,与从前一样,又成了一名地地道道、名副其实的归田农民。这期间,虽然他到乐东县卡法岭林场当过伐木工人,到乐东县万阳水电站当过民工,到莺歌海公社建筑队当过运石队的民工,但军人的热血一直在他的胸膛里冲撞着、奔涌着,重归军营、保家卫国的念头一直没有熄灭过。


加入武装民兵连,重新拿起钢枪守卫西沙


    1974年1月,南越、北越尽管还没有统一,双方还在争地盘、天天打仗,但是南越西贡阮文绍政权已经在筹划蚕食我南海诸岛了:不仅宣布将南沙群岛的南威岛、太平岛划入他们的版图,而且于1974年1月11日又悍然宣布西沙群岛的全部岛屿为南越领土。从15日起,南越政权开始真正动手:不仅炮击甘泉岛上的中国国旗,而且派民兵进驻我西沙永乐群岛;17日,南越军人成功抢占了甘泉、金银、珊瑚三岛。特别需要说明的是,这些非法侵占我西沙永乐三岛的南越军人中,还有一名叫科什的美军上尉,充当着联络官角色。更令人可笑、可气的是,1974年1月19日、20日,我国军民将被南越非法侵占的甘泉、金银、珊瑚三岛武力收回后,北越政权竟煞有介事向我国有关部门发来“贺电”:感谢中国方面帮我们解放了西沙群岛的三个岛屿。当然,对这种恬不知耻、别有用心的“贺电”,我们是不会接受、不会上当的。此乃后话。

    1973年底,全国各族人民都在忙着筹备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春节。但根据南海局势的骤变、西沙斗争的需要,党中央、中央军委在对国际政治与国际外交等态势进行综合研判后,果断命令广州军区,迅速组建了三个连整制的武装民兵火速进驻西沙群岛。这支民兵武装,政治与行政上隶属于广东省海南行政区西沙中沙南沙革命委员会,军事上接受广州军区、海南军区下属的西沙武装部的调配指挥。

    刚刚离开军营、脱下军装不到2年的吴先锋,激动万分地报名应征。他不仅被顺利选中,而且因为他有着有别于他人的共产党员身份、退伍军人素质,还被直接任命为二连二排二班班长,并驻扎于西沙群岛最大的岛屿,今天的三沙市委、市政府所在地永兴岛。可别小看这个民兵班长,他和普通民兵有着很大的差别:一是班长配备的是可以一次性装满并连续打空30发子弹的56式冲锋枪。这种冲锋枪,在国际上被誉为中国版的AK—47,不仅速射一分钟能打出600发子弹,而且子弹飞到1.5公里外仍能毙敌。此外,还配有三棱形刺刀。总之,威力十分之大。而一般民兵配备的是一次只能装10发子弹的半自动步枪,扣押一次扳机只能发射一颗子弹。二是班长被授予了可以命令开枪的决定权,而一般民兵没有。

    1974年1月18日下午,经过数小时的风浪颠簸,在苏敏京副部长的带领下,吴先锋等两个班的武装民兵登上琛航岛。此时的琛航岛,尽管风光优美、景色迷人,但却自然原始、人迹罕见,只有二三名来自海南儋州的渔妇用树枝、荒草搭了一个小窝棚,用于遮阳避雨、暂时栖身,看护着晾晒在沙滩上的名贵海鲜干货。烽火硝烟,箭已在弦;军情紧急,形势逼人!吴先锋们顾不得这么多了,先是赶紧用树杆、木棍搭起了一个约三四米高的简易哨位,后又在岛的四周,离海约百十来米远的地方挖了一些简易战壕,然后又搭起两顶军用帐篷,就算正式进驻并安营扎寨了。

    鉴于前一天,也就是1月17日,南越海军倚仗着船坚炮利,已经用大口径火炮摧毁了我飘扬在附近甘泉岛上的五星红旗,并派兵强占了甘泉、金银、珊瑚三岛,所以苏敏京副部长率领的这两个民兵班,不敢有丝毫大意,除了人不离枪、枪不离人,和衣而眠之外,还进行了严格的哨位轮班站岗分工。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个简易哨塔的设置,严格轮班站岗的安排,是非常及时与必要的。否则,西沙之战的历史也可能得改写了。


003

       西沙海战结束后不久,海南军区摄影记者伍振超登上琛航岛,为吴先锋拍了一组广为传播、影响深远的照片

                                                                                                                                                                                                         


侵略者偷偷摸上岛,民兵英雄们持枪上前迎击


       次日,也就是1月19日凌晨五时许,吴先锋伫立在简易哨塔上,站夜间最后一班岗。

       突然,四个黑乎乎的影子,从琛航岛的西侧外海、大海的西南方向飘过来了,并且,这些影子越来越大、越来越近,直扑琛航岛、广金岛而来。

       “敌人动手啦!”当时只有24岁、身高约1.65米的吴先锋,敏捷得像一只海南猕猴,迅速从哨塔上跳下来,钻入帐篷叫醒苏敏京副部长。苏副部长也不含糊,立即召集两个民兵班集合列队,并下达了作战命令:“二班长吴先锋,率全班同志到岛西迎敌!同时要记住不打第一枪、不主动惹事也不吃亏的三不原则。一班作为预备队,原地留守隐蔽待命。”吴先锋领命后,端起钢枪便带头向琛航岛西端冲去。

       话说南越海军的四条军舰,由于吨位大,所以吃水深,再加上天未全亮、情况不明,又是去别人家院子里偷袭,因此并不敢贸然前行,在离岸约500多米的地方,便机动徘徊、不再前进,而是放下两条橡皮冲锋舟,在几名军官的带领下,载着32名陆战队员悄悄地摸上了岛。

       琛航岛尽管只有0.43平方公里,但却是月牙形的狭长地貌,从东端跑到西端,约有1公里的距离;再加上树林、杂草、藤蔓等植物阻拦,所以待吴先锋班奔到岛子西端时,这32名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南越鬼子,已经登陆上岸200多米了。此时,这帮侵略者低着头、弯着腰,鬼鬼祟祟、战战兢兢地正往海岛的中央摸。见此情景,吴先锋怒不可遏,犹如晴天炸雷般地怒吼一声:“站住!不许动!”吴先锋的战友们也个个神勇、人人威武,纷纷发出正义之声:“不准动!”“举起手来。”

       侵略者听到这一连串的炸雷般声响,竟不约而同地纷纷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再动了。因为,他们根本就没看清我方有多少人、都是什么人。也就是说,他们对我方在岛上的兵力部署、火力配置等情报基本上是一无所知;一上阵,就先被吴先锋们的气势所吓倒了,在精神上先认了输。

       接下来的对峙过程,就越来越有戏剧性了。

       客观地说,越方摸上来的23名官兵,没有一个人听得懂与会说中国话;而我方的吴先锋等12名武装民兵,也没有一个听得懂与会说越南话。“那你们如何交涉,如何对话呢?”“怎么交涉?比比划划、自说自话啰!”吴先锋说,“我们跺跺脚下的土地,又拍拍自己的胸口,告诉他们,这里是我们的地盘;又指指外海,指指越南方向,说你们国家在那里,要快点滚蛋!”

       由于上级有绝不打第一枪的命令,慢慢地,原本是趴在沙地上的南越鬼子都开始站了起来,虽然没有把枪端起来,但有的开始掏烟抽,有的人装做拾地上的贝壳,磨磨蹭蹭,等待时机。南越军官则手脚并用,也开始比比划划跟我们争论、辨理。吴先锋说,看着他的神态、语气与表情,基本也能搞清楚,他是在争辩:这个地方是我们的。还有一名越南通信兵,开始打开报话机,想与不远处停泊的军舰联络,被吴先锋与战友们用枪顶住他脑门严令制止。

       敌众我寡、敌强我弱,如此僵持下去,于我极其不利。怎么办?此时,苏敏京副部长左手提一把信号手枪,右手握一把五四式手枪,带着一名通信员,隐蔽在对峙现场我方后面10多米的树丛中观察动态。于是,吴先锋就去向他请示:“怎么办?”其实,此时苏副部长也没有好主意,只是笼统地告诉吴先锋:“与敌人开展说理斗争!”

       无奈,吴先锋只好又返回对峙最前列,与入侵之敌“说理”。可是,双方互相听不懂对方的语言,如此用口舌“斗争”,等同于鸡同鸭讲,哪有理可言?况且,领土主权问题双方本来就心知肚明,哪里是可以通过“说理”争取的。然而,僵持久了,敌人大概也看出了我们人数不多,且没有开枪的意思,胆子慢慢大了起来,敌方左侧的五名军人悄悄往岛上树林里运动,但被埋伏在羊角树丛中的三班长王业波等民兵有效阻止。而另一名敌军官从腰里摸出一面南越国旗,企图往岛上的沙地里插。此时此刻,吴先锋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把冲锋枪枪口直接顶到敌军官的腰部,命令道:“你胆敢在中国领土上插旗,我就马上消灭你!”吓得这名敌军官面色如土,赶紧将国旗扔到地上,不停地拱手求饶。


刺刀逼退侵略者,在敌军官手掌留字:琛航岛是中国的神圣领土


       但是,如此僵持,于敌有利,于我无益,凶多吉少,前景堪忧。然而,吴先锋此时终于发现了我方的一个优势:他和他的战友们的冲锋枪、半自动步枪,都是配有刺刀的;而敌人的美式卡宾枪,都是不带刺刀的。上级不是要求我们不打第一枪吗?那么我们可以用刺刀啊!于是,吴先锋又一次返回树丛中向苏敏京副部长请示:“我们可以用刺刀把敌人逼下海、压回去!”苏副部长认为此举甚高,同意了这个方案。

       当吴先锋再次返回与敌军对峙的第一线时,命令全班战友们统统上起锋利的刺刀,并顶住敌人的胸口,一步步将他们往海边逼。面对此情此景,敌军仍不死心,连说带比划地请求我方给他们写个“手续”,以便回军舰后向上司交差。吴先锋的战友苏敏便掏出钢笔在敌军官的手掌心写下了这样一行字:“琛航岛是我们中国的神圣领土!”

       此时,这帮来犯之敌再也无计可施了,在赖在琛航岛上一个多小时后,终于仓惶爬上橡皮舟,逃回军舰。

       与此同时,在约1公里外的广金岛,也有一股由21人组成的南越官兵登岛侵略,并开枪向我二排排长罗予孝等9名民兵射击。罗排长奋起还击,打伤敌人数人,也将来犯之敌逼回军舰。

       后来,也就是1974年1月19日上午10时23分到下午2时52分发生的海上激战,1月20日上午9时许发生的夺岛登陆作战,即史称“西沙海战”,已有全方位、多角度的立体记述,在此就不再赘述了。

       西沙海战约5日后,开始总结评功。由于吴先锋临危不惧、大义凛然,指挥得当、以寡胜多,被大家公推为一等战功荣立者。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广州军区颁发给他的一等功上面写着:“吴先锋同志在西沙永乐群岛反击战中,坚决执行命令,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荣立了一等功,特此报喜”。

       一周后,南海军事摄影前辈、海南军区摄影记者伍振超老师登上琛航岛,为吴先锋拍了这张广为传播、影响深远的照片:1974年9月,该图与其它90余张图片一道,以《南海诸岛之一——西沙群岛》为题,在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展出,引起巨大轰动;10月,该图在《解放军画报》封面刊登。9月30日、10月1日,图片的拍摄者伍振超和图片的主人翁吴先锋同时受到周恩来总理的邀请,出席国庆招待晚宴和建国25周年国庆观礼活动。


001

       本文作者提出为吴先锋拍一张肖像,并希望他拿出个有精神的样子,他不由自主地拿出了一个手持钢枪的样子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