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他们,都是摄影界的“名人”。 他们的文章作品,已频频在各类摄影活动、展览、媒体上亮相。 他们在摄影领域里不懈地探索钻研,带动影响启发着诸多的摄影人…… 栏目邀请摄影评论家孙振军主持,与摄影界的名家面对面,希冀通过对话访谈形式,就摄影创作、理论研究、热点思潮、焦点话题等展开深度交流,为读者提供一处辨析平台。 在当下碎片化阅读盛行的趋势下,让我们的头脑保持一种深度的、理性的、系统化的分析判断和思维能力。

与名家面对面

刘鲁豫:诗意与远方让我们心灵宁静


他们,都是摄影界的“名人”

他们的文章作品,已频频在各类摄影活动、展览、媒体上亮相

他们在摄影领域里不懈地探索钻研,带动影响启发着诸多的摄影人……

栏目邀请摄影评论家孙振军主持,与摄影界的名家面对面,希冀通过对话访谈形式,就摄影创作、理论研究、热点思潮、焦点话题等展开深度交流,为读者提供一处辨析平台

在当下碎片化阅读盛行的趋势下,让我们的头脑保持一种深度的、理性的、系统化的分析判断和思维能力


孙振军 | 三门峡市摄影家协会主席、摄影评论家。曾在海军南海舰队、西沙群岛服役,并从事新闻与摄影工作。在南方周末、中国摄影报、人民摄影报发表多篇评论文章。出版过多部专著。

刘鲁豫 | 河南省摄影家协会主席,河南省文联副巡视员、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1988年获第二届上海国际影展铜奖;1999年获中宣部、文化部等颁发的“辉煌50年成就展先进个人”;2001年获中国摄影最高奖“金像奖”;2006年获中国摄影50年突出贡献摄影工作者奖。


    “风光摄影讲究严谨、精准。一名风光摄影师,首先应当有非常扎实的摄影基本功。其次,必须创新。只有拍出自己的风格、拍出自己心中的那片风景,才算合格与称职。”


  孙振军:您从事与坚持风光摄影这么多年,请谈谈风光摄影需要经历哪些阶段?需要掌握哪些关键技能?

  刘鲁豫:许多人有个错误认知,认为风光摄影就是要到赏心悦目的地方,“咔嚓”一下按个快门就万事大吉了。其实,风光摄影最讲究严谨、精准,对于影像品质的要求是最高的,对摄影技术的要求也是最高的。

  从事风光摄影,首先应当有非常扎实的摄影基本功。从技术层面上讲,景深的设置,光圈、速度的组合,曝光的控制,构图、用光的精到等等,这些都直接影响着风光摄影作品的质量。我们在评判风光摄影作品时,如果该作品的成像素质不高、构图不够严谨,甚至只是地平线不慎倾斜一点点,那么这幅作品的综合质量就会大打折扣,无缘入选影展影赛,更不会被称之为“好作品”。

  和纪实摄影注重瞬间、注重内容的特点不同,风光摄影不单是注重瞬间和内容,而且对摄影师的摄影技术要求也是比较苛刻、比较精准的。比如曝光控制,其它摄影类型的创作后期弥补的空间可能会大一些,而风光摄影很难再去做这些补救工作。因为补救曝光的失误,毕竟是要以牺牲影像品质为代价的。一幅风光摄影作品的质感品相,是很重要的评判指标。

  其次,从事风光摄影需要不断创新。现在拍摄风光作品有一种倾向,就是过多的人在定点拍摄,相互模仿,结果导致作品千篇一律。一个自然风景如果有了固化的拍摄点,大家都集中到一个点用相同的角度相同的参数来拍风景,只能使得作品变得雷同。再好的作品,重复得多了也就不好了。所以,从事风光摄影必须要懂得创新。一个风光摄影师,只有拍出自己的风格、拍出自己心中的那片风景,才算合格与称职。


  “西方人拍摄山水的目的是认识世界,中国人拍摄山水的目的是审美世界。山水是中国艺术家情感的载体与归宿。”


  孙振军: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张摄影作品,1826年法国人尼埃普斯拍摄的《窗外景色》就是风光。可以说,风光摄影是一切摄影类型的鼻祖与源头。但是,风光摄影也一度成为被摄影界鄙视和声讨的对象,认为风光摄影是糖水片甚至垃圾片。您在风光摄影的道路上有没有动摇过?

  刘鲁豫:我拍风光摄影作品从来没有动摇过。古往今来,中国的艺术家、文人骚客们,都有一种情怀,就是寄情于自然山水。可以说,山水是中国艺术家情感的载体与归宿。西方人拍摄山水的目的是认识世界,中国人拍摄山水的目的是审美世界,把风光赋予了诗意化的情感。如果真正领悟透彻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理解并认同了中国文人的情怀、中国百姓的审美趣味,我觉得摄影家是可以找到一条与山对话、与水交流的路径的,也就真的可以将自我融入自然了。

  孙振军:可否这样理解,西方人对于自然风光侧重于探索与发现,中国人侧重于审美与享受?

  刘鲁豫:对。中国人是浪漫的,西方人是严谨的,这其实是中西方哲学观的不同造成的对山水的认识差异。


  “摄影作为一种表现方式,拍摄一些自然风景、美好风光,其实是艺术的审美功能的体现。风光摄影的受众为什么比较多,因为这是一种人们对美的向往和追求,更是人类的一种心理需求。”


  孙振军:有一种说法,风光摄影是摄影的一个小分支,纪实摄影才是真正的主流。与纪实摄影相比,风光摄影缺乏思想性、思辨性和深刻性、批判性,距离人民大众的生存、生活需求太远。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刘鲁豫:在社会分工中,我们作为一位艺术工作者,首先要弄清楚,我是谁?为了谁?艺术是为谁服务的?你的作品是让谁看的?我认为,相比纪实摄影,广大人民群众对风光摄影作品的接受度可能会更高一些,读者也会更多一些。艺术要带有思辨性、启迪性、批判性,这是艺术的社会功能,这一点确实很重要,比如纪实摄影就把摄影的社会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但是,照相机作为一种工具,摄影作为一种表现方式,拍摄一些自然风景、美好风光,其实是艺术的审美功能的体现。愉悦他人,同样也是艺术最重要的功能之一。在审美中让人们产生对祖国、对家乡、对自然的热爱,从而唤起人们对地球家园、自然生态环境的保护意识,这些难道不好吗?为什么要拒绝美呢?

  风光摄影的受众为什么比较多,因为这是一种需求,是人们对美的向往和追求,更是人类的一种心理需求。一幅好的风光摄影作品应该是雅俗共赏的,是应该服务人民大众的。思辨性的作品固不可少,但也同样需要有表达美好的作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才是文艺发展与繁荣的最好状态。


  “摄影也是一种生产力,尤其是风光摄影,它推动了旅游,拉动了绿色经济的发展,不仅愉悦了人们的心情,而且还让人们感到环境的美好,感到生活的美好。”


  孙振军:您一直有个理念,认为摄影不但要见证、记录、定格社会发展,还要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并且要让老百姓通过影像,找到自信,感到自豪。在从事摄影的道路上,您一直在践行这个摄影价值观吗?

  刘鲁豫:我希望摄影家的作品能让群众感觉到生活的美好,感觉到生活的希望。比如一个地方虽然经济不发达,但是有优美的山水自然风景,通过摄影家的镜头拍摄成作品,就可以把这些山水宣传出去,其实对一个地方的经济是具有促进作用的。

  摄影也是一种生产力,尤其是风光摄影,它推动了旅游,拉动了绿色经济的发展,不仅愉悦了人们的心情,而且还让人们感到环境的美好,感到生活的信心。

  孙振军:去年12月,你担任了中国(三门峡)白天鹅·野生动物国际摄影大展的总策展人。您认为通过摄影节方式对一个城市社会经济有怎样的影响?

  刘鲁豫:通过摄影节庆的方式,对树立一座城市的形象,树立一个地区人民的自豪感、认同感,是有很大帮助的。用摄影的形式展现一座城市的美,来展现一个地域的特色,更是事半功倍的。

   “中国(三门峡)白天鹅·野生动物国际摄影大展”的立意非常高远,通过举办这个摄影展,把三门峡的自然生态告诉了外人,让大家认识到了三门峡的美好,让三门峡人感到了自己家乡的美好,也给广大摄影家提供了一个观赏白天鹅、拍摄白天鹅的良好条件。这就是一个城市利用摄影的一次成功例证。


  “风光摄影所要表达的,就是摄影师个人心中的风景。一幅好的风光摄影作品,不一定就是蓝天白云绿树草地,而应该是千变万化、丰富多彩的。”


  孙振军:很多摄影师喜欢在黄昏和黎明时拍摄风光。这是拍摄风光最好的两个时段吗?

  刘鲁豫:不能这样说。每天黄昏和黎明时色温较低,光线给人暖暖的感觉,这很符合中国人的审美情趣,因此有人喜欢在这个时间段拍摄风光,这也契合了中国人追求美好的初衷。但是,就风光摄影来说,春夏秋冬四季,一天内早中午晚、一年中阴晴雨雪,都是拍摄的最佳时机。关键是要看你需要什么样的题材,怎样去表现这些题材?你心中的这片风景是什么?你希望眼前的风景达到一种什么效果?每个人的理解都是完全不同的。就像书法,苍劲有力是一种美,柔弱无力同样是一种美。风光摄影所要表达的,就是摄影师个人心中的风景。你在下雨天拍风景,客观条件一定很艰苦,但雨天有雨天的奇特,一幅好的风光摄影作品,不一定就是蓝天白云绿树草地,而应该是千变万化、丰富多彩的。

  孙振军:有人将风光摄影的拍摄手法归纳为四个字:知、观、表、现,即知其时、观其势、表其质、现其伟。您认为拍摄风光作品最重要的手法是什么?是选择好看的景色重要,还是用好的摄影技术、技巧把风光拍好看重要?

  刘鲁豫:首先一定是要有好的摄影技术、技法,对手中的相机有深刻的认识,对成像的原理、感光的特性有深刻的理解。其次,无论任何景色,你都要有自己的理解,因为你要拍摄的是属于自己的风景,而不是别人的。只有让读者从作品中看到你的影子,你拍摄风景时有自己的独特表达,才能引起读者的共鸣,才能创作出与众不同的风光摄影作品。


  “我非常热爱大自然,非常喜爱风光摄影。所以,我愿意让大家把我看成一名风光摄影师。”


  孙振军:咱们把话题从风光摄影转回到自身创作上,请您梳理一下自己与摄影有关的人生经历。

  刘鲁豫:我从小就对摄影产生了兴趣。中学时,我有一位叔叔在县城开了一家照相馆,我看他拍照、看他在暗房里冲洗照片。经过曝光的白色相纸,放进显影液里,一会儿魔幻般地显出影像,这让我觉得十分神奇。

  1979年高考,填志愿时我发现哈尔滨冶金测量学校(今黑龙江工程学院)有航空摄影专业,心里格外激动,所以不假思索就报考了这个专业。但入学后才发现,所谓的航空摄影,其实是测绘专业,与我喜欢的艺术摄影基本上是两码事。但在学校的那两年,我打下了扎实的摄影基础知识与本领。

  1981年下半年,我分配到国家冶金部河南冶金公司地质勘察队,当了一名地质勘察队员,负责测绘工作。因为大多数时间都是在野外工作,也就等于天天在接触自然风光。当时条件比较艰苦,只有一位老学长有台相机,但因此我有了一些跟他学习摄影实践的机会。

  我真正意义上接触摄影、从事摄影研究,是在1985年、我调到河南省摄影家协会。学习和创作机会相对优越,自己也比较勤奋,职业生涯慢慢步入轨道,开始有部分作品在各类摄影杂志及影展影赛中出现。1989年,我又到武汉大学新闻系摄影专业全脱产学习了两年。2001年又在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摄影方向的研究生班学习了两年。通过这些学习,让我对摄影有了更为系统深入的认知与理解。

  孙振军:业内通常将摄影人分为纪实摄影家、风光摄影家、自然生态摄影家以及人像、观念摄影家等等。熟悉您的摄影朋友还是喜欢把您定义为“风光摄影家”。你自己也这样认为吗?为什么?

  刘鲁豫:其实摄影之初我是拍摄纪实作品的。1988年获得第二届上海国际摄影展铜奖的作品,就是一幅纪实摄影作品。上世纪80年代末,我在《中国摄影》《现代摄影》《大众摄影》《摄影世界》等杂志上发表的作品,也都是纪实摄影作品。

  后来随着照相机、感光材料、创作条件的发展,我逐渐走进自然,喜欢拍一些反映自然风光、反映祖国以及世界上大好河山的作品。经过这么多年的风光摄影实践,我更加热爱大自然,热爱拍摄自然风光,自己满意的作品中也是风光类相对多一些。所以,我愿意让大家把我看成一个风光摄影师。

  孙振军:国际上风光摄影大师可谓光彩夺目、星汉灿烂。哪些人对您摄影风格的形成影响最大?

  刘鲁豫:美国摄影家安塞尔·亚当斯。他的严谨、他的认真,他对光影的追求、对构图的完美要求、对技术手段的苛刻、精准等,这些都对我影响很大。我很欣赏他在拍摄作品时那种带有庄重感、神圣感的认真严谨的创作态度。作为一名摄影家,严谨是必须要具备的品质,更是一种习惯性修养。


  “比自己摄影创作更重要的,是要为河南省广大摄影家、摄影爱好者们创造良好的创作环境、营造更好的学术氛围,拓展更多出大家出大作的渠道,打造河南摄影高地。”


  孙振军:您从事摄影工作已经32年了,如果回首和梳理一下这些年的摄影成果,哪些作品您比较满意?

  刘鲁豫:摄影创作方面,如果有一些相对让我感觉满意的作品,应该是这些年一直坚持拍摄的太行山题材,以及部分在新疆、西藏等地拍摄的系列作品,再就是伏牛山、大别山等反映家乡河南自然山水风光的系列作品。

  孙振军:刚才你强调风光摄影要拍摄自己眼中、心中的风景,情感上要与大自然能够对话。请问您拍摄《太行山》这么多年了,是否与太行山已经有了互动?

  刘鲁豫:太行山给我一种雄阔的美、一种气势恢弘、坚韧不拔的美,一种男性的阳刚的美。一到太行山我就有一种感觉,感觉太行山或者说太行山里的人就像我们河南人,就像我们中华民族的劳苦大众,不管历经多少磨难,永远都是直挺着脊梁,永远不倒下。怀着这种心情,我在太行山中寻找着自己的风景,寻找着太行的灵魂,太行的精神。并通过手中的镜头将这些风景永远定格,展现在观众面前。我认为我基本找到了太行的灵魂与精神。

  孙振军:你在三门峡国际摄影大展开幕式上展出了一系列表现肯尼亚野生动物的作品,受到了观众的一致喜爱,业界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这组动物作品,是不是说明你已开始从风光摄影领域尝试着向动物摄影领域进行转型?

  刘鲁豫:不。我是把野生动物当成风光来拍的。把动物当成大自然的一部分,把动物融入到大自然之中来构图与思考的。

  孙振军:你在河南省摄影家协会工作多年,现在还担任着河南省摄协主席的职务。您是如何处理个人创作和协会工作的?

  刘鲁豫:在什么位置,想什么事情,我有很深的感悟。

  首先,你自己应该有创作的意识,创作的冲动。因此,要抓住点滴时间去搞创作,这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因为在摄影家协会工作,单单自己创作上有成就还远远不够,更重要的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壮大河南摄影队伍,多出精品力作,多出大家名家,繁荣发展河南摄影事业,这才是自己最本职的工作。比如,在组织创作方面,我们多年前就创立了一个非常响亮的活动品牌“祖国万里行摄影采风”。每年要多次组织河南省摄影家、摄影爱好者奔赴全国各地,进行万里采风创作。在立足河南的基础上走向全国。西域边陲、东南沿海、大江南北、长城内外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此外,我们还通过组织一系列大型摄影活动,培养、挖掘出了一大批摄影人才。基于此,我2000年获得了由中宣部、中国文联颁发的“全国万里采风成果奖”。获得这一殊荣的,全国摄影界只有3个人。2001年,我获得中国摄影最高奖“金像奖”;2006年,我又获得中国摄影50年突出贡献摄影工作者奖。这些都是对我工作的肯定和鼓励,我也很珍惜这些荣誉。

  如今,我会把大量的时间精力用在为河南省广大摄影家、摄影爱好者的服务中,为他们创造良好的创作环境、营造更好的学术氛围,拓展更多出大家出大作的渠道,和协会主席团一道努力作为,打造河南摄影高地。

d0301

d0302

d0303

d0304

d0308

d0309

d0310

刘鲁豫对马赛马拉的向往由来已久,但是,当身处这广袤草原,那么多野生动物奔跑、伫立、飞翔于眼前时,依然给我极大的震撼。这里才是真正的自然。不禁想起萨尔加多历时8年完成的新作《创世纪》,其中拍摄的地方也包括眼前的草原,他让我们在今天的境遇中回望原始的人类之初,反思以人类为中心的文明进程中人与自然的关系。萨尔加多说:“我的相机让自然和我说话。我听到了,这是我的荣幸。”其实,人类多么需要倾听自然。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