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曾几何时,“你如果爱一个人,就教这个人学摄影;你如果恨一个人,也教这个人学摄影”是圈内流行一时的“名言”;而到了近几年,则被升华、提炼为“单反毁一生,摄影穷三代”。上述戏谑之语,无非都是在说明一个道理:摄影,除了费时,还很费钱,是个得不偿失的爱好,是门有投入无产出或高投入低产出的艺术。

只有错位,没有错误

□孙振军 文/图


曾几何时,“你如果爱一个人,就教这个人学摄影;你如果恨一个人,也教这个人学摄影”是圈内流行一时的“名言”;而到了近几年,则被升华、提炼为“单反毁一生,摄影穷三代”。上述戏谑之语,无非都是在说明一个道理:摄影,除了费时,还很费钱,是个得不偿失的爱好,是门有投入无产出或高投入低产出的艺术。

由于笔者在入门之初学的是新闻摄影,而后又延伸为纪实类摄影,在先入为主的定势思维惯性作用下,多年来一度认为除纪实摄影外,其它门类的摄影行为都是不入流、没品质、不值一提的;但近年来,却越来越认识到这种看法的片面和武断。道理其实也十分简单:文学里难道只有小说是正宗与高贵吗?也应该允许诗歌、散文、杂文等题材存在啊;戏剧里难道只有京剧是正宗与高贵的吗?也应该允许越剧、豫剧、黄梅戏等剧种存在啊。依此类推,摄影里也绝非纪实与纪实类题材才是正宗与高贵的,民俗、风光、创意、人像、婚纱、野生动物、意识流、景观、当代艺术等摄影,照样有其存在的必要与价值。



微信图片_20170817155757



我悟清、想通这个道理,除了视野的开阔、认识的提高等外界与自身因素外,更重要的是市场杠杆与经济规律给了我一个重要的启发:其实,没有错误的影像,只有错位的影像。意思就是,无论你热衷、痴迷、从事与拍摄的是哪类影像,只要你牢牢地握住“干什么”与“干成没”这两个要素,就基本可以判断你摄影行为的正确与否。有一个摄友,几十年来醉心于拍摄荷塘、荷花;还有一个摄友,近几年骑个摩托车,到处拍树皮上的各种象形图案。在我看来,这纯属那种锻炼身体式的自娱自乐行为,与摄影艺术绝对无关。可是,拍荷花、荷塘与拍树皮图案的这二位,一年多前把自己的成品图片整理出了几千张,交给了一家专门卖图片的商业网站代理,竟然销路通畅、用户认可。现在这二位仁兄每天都有几十到几百元的利润分成进账。还有一位资深摄影人,从1980年代起开始留心拍摄各种留声机、录音机、电视机,集少成众、成为权威;不久前,其数量庞大的作品也被一个专业博览馆用可观的高价买断收藏了。在这等现实面前,我们这类抱着“唯纪实为正统”的人,还能嘲笑人家这些专事飞鸟草虫、风花雪月等细微类别摄影人的低俗与不入流吗?当然,你要拿这些荷花、树皮、飞鸟、野兽等为主角的图片,去参加表现共和国艰巨历程、改革开放巨大成就的比赛,估计入选与获奖的概率会很低。



微信图片_20170817155751



一位领导同志不久前在论述互联网的竞争力时,说了这么三个要素:一是基本功,二是“杀手锏”,三是前瞻性。这段话我觉得也非常适应于摄影人用来提升自身的竞争力。对大多数摄影人而言,操摆设备、拍摄图片的基本功还是有的,但“我有他无”“一剑封喉”的“杀手锏”就欠缺了。至于前瞻性,思考的人更少。有多少人在预测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后我们需要什么摄像,并依照这个判断在进行默默地拍摄?非常之少。

行文至此,也许有读者会有疑问:你这篇短文,到底是在说市场还是在说选题?到底是在说定位还是在说竞争力?问得好。那么,我就回答大家:市场就是选题,定位就是竞争力。如果再加一句,就是:因为爱好摄影而把自身与家庭搞得徒有四壁、穷困潦倒,其实跟摄影无关,跟艺术更无关——跟自虐症有关。


                                                                                                                                                           2016.8.14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