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伍振超,1930年出生,湖南省江华县人,著名摄影家。曾任新华社团职军事记者,中国国产彩色胶片试验小组组长,湖南省摄影家协会秘书长,华夏文艺出版社社长,中国民族文化研究会荣誉主席。   伍振超同志拍摄的《五星红旗飘扬在西沙群岛》《西沙民兵》等20多幅摄影作品曾在1974年联合国总部展出。因这些作品紧密地配合了我国的外交工作,为捍卫中国的南海领土完整做出了突出贡献,他被周恩来总理亲自邀请出席了1974年国庆招待会。 特别说明:以下文字仅是记录我们之间的对话。做为一个从那个年代过来的老人,其回忆的细节以及见闻、看法等,也只能代表他本人的经历与认知。

与伍振超老师有关的摄影往事

(节选)


□孙振军


        伍振超,1930年出生,湖南省江华县人,著名摄影家。曾任新华社团职军事记者,中国国产彩色胶片试验小组组长,湖南省摄影家协会秘书长,华夏文艺出版社社长,中国民族文化研究会荣誉主席。  

        伍振超同志拍摄的《五星红旗飘扬在西沙群岛》《西沙民兵》等20多幅摄影作品曾在1974年联合国总部展出。因这些作品紧密地配合了我国的外交工作,为捍卫中国的南海领土完整做出了突出贡献,他被周恩来总理亲自邀请出席了1974年国庆招待会。                           

        特别说明:以下文字仅是记录我们之间的对话。做为一个从那个年代过来的老人,其回忆的细节以及见闻、看法等,也只能代表他本人的经历与认知。

微信图片_20190115164705

伍振超  作品


       孙振军:伍老师,在中国摄影界以及社会上的理解中,江青是只拜过一个老师的,就是新华社原来的副社长石少华的。那么,她和你之间有哪些交往?是怎么相处的?

        伍振超:我与江青相识于1964年冬天,在海南岛的榆林要塞。需要说明的是,是广州军区经过层层选拔,以组织的名义把我推荐到她面前的。江青是个讲话很有分寸的人,她对我从来没有叫过老师,跟我交往、相处时,一直叫的是“伍振超同志”,或者说“小伍”“振超同志”,没有对我直接地称为伍老师,但是她向别人介绍我的时候,经常说:“伍振超同志是我的老师,是我摄影方面的老师。”她也是把我当成老师对待的。


        孙振军:通常把一个人当做老师,对老师都会有一定的尊敬尊重的,江青呢?

        伍振超:她对我还是比较尊敬的,或者说比较客气的。我曾陪同江青创作了很多的摄影作品。有一天下午,在三亚鹿回头招待所,一辆汽车从外面回来停在了江青的住室前,由于关车门声太重,把江青吵醒了,她就从卧室走出来,没好气地骂道:“知道我在睡午觉,还弄出这么大的声响,都把我吓醒了。”广东省公安厅苏厅长赶紧解围说,是去接我了,我下车没注意,关的声音大了点。江青听到说是去接我,关车门的响声把她吵醒了,便一笑了事。


        孙振军:江青是啥时候,让您教她摄影的?

        伍振超:我记得是1964年冬天的一天,下午4点多,驻军榆林要塞部队政治部领导和警卫人员来到我的暗房,笑着对我说,有一位很喜欢摄影艺术的首长,要看你的摄影作品。凡事你拍摄的摄影作品,刊登的和未刊登的都要看,废品也要,看完了就还给你。

        领导说完后,他们就用一个大布袋子把我所有的照片等摄影资料拿走了。当时我也十分纳闷,但还是服从命令。

        后来是广州军区的领导告诉我,说江青来海南岛之前,先到了广州军区,说想找一位熟悉海南情况的、摄影艺术造诣水平较高且根正苗红、苦大仇深的同志,一起参加摄影艺术创作。最后,领导推荐了我。


        孙振军:那您当时知道您的这些摄影作品是拿去给谁看的吗?

        伍振超:肯定不知道是给谁看的,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看上我的作品。后来我也是听说,是江青的秘书刘玉亭透露向我说的:江青用了一个星期,把我的摄影作品认真地看了几遍。看完后她说,伍振超同志创作的摄影作品,都是表现工农兵的,创作方法对头。今天晚上请他来,我跟他谈谈。


       孙振军:后来江青是如何找您“谈谈”的?

        伍振超:当晚吃完饭七点左右吧,那场景我记得很清楚,来了一辆超级豪华的奔驰大轿车,直接开到了榆林驻军部队家属区我家门口,警卫人员进到我家对我说:首长看完了你的摄影作品很高兴,要接见你,请你马上去。

        于是我就立马跟着上了奔驰车,车朝着三亚鹿回头的方向开去。进到鹿回头大门后,车直接开到了一号楼前就停下来了。


微信图片_20190115164702

伍振超  作品


      孙振军:一号楼不是接待国家元首的地方吗?那您当时有没有猜想到,到底是哪位首长要接见你?

        伍振超:是的,当车开到一号楼停下的时候,我的内心就平静不下来了,因为这里一直是接见国家领导的呀。那我能来这里,接见我的一定是个大人物。我就在想,喜欢我照的相片的领导到底会是谁?当时我把领导在心里悄悄都排了一边,因为我知道喜欢照相的领导人有叶剑英、张爱萍、江青。

        最后,我猜想可能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夫人江青。


        孙振军:您猜想的?没有人告诉您她是江青吗?

        伍振超:没有人告诉我。只说这是一个首长,并嘱咐我不要乱问。

        但是,我瞅了个机会,在她夸奖我照片拍的好时,我赶紧说:“我的作品很一般,李进同志创作的摄影佳作《庐山仙洞人》才是真的好作品呢!伟大领袖毛主席给她题了:‘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的诗呢!”

        结果,她突然听到我提到李进的名字后,像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后,身体作出了很大的抖动,像是打了一个寒颤。愣了一会儿后,笑着对我说:“啊!李进是我的笔名。说起那幅作品来,还真的来之不易啊!好多人帮助我出主意、想点子才创作成功的。功劳应该是大家的。”

        为进一步证实她的真实身份,我来了个打破砂锅问到底。便接着笑问道:“首长您和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屋子里,肯定挂了很多的摄影作品吧?”这时,江青用十分肯定的口气说:“没有!没有!我和主席的屋子里尽是书。”停了一会儿,她接着说:“我是给主席当秘书的,主席需要什么材料,我就给他找什么材料。”

        江青接着问:“你拍了那么多好作品,是用什么相机拍的?”我回答说:“是一部很旧的照相机,名叫禄来可得,是德国生产的。有一个地方有针孔,首次给人照相曝了光,丢人现丑啊!”这对我的打击很大。后来到电工那要了一块黑胶布,贴在针孔上就不漏光了。首长看到的那些习作,就是用这部旧相机照的。”江青用肯定的语气说:“用那么差的照相机,能拍出这么多的好照片,你真的和能干啊!”

        当时江青很高兴,停了一会儿,略有所思地说:“我给你买一部新照相机吧。”我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要,也没有说不要,但心里确实很想要。因为我还没有请示要塞首长,不敢表态接收毛主席夫人送的贵重礼物,所以不便表示要。

        后来,广州军区首长知道此事后对我说:“毛主席夫人要送你照相机,你就大方的收下好了。”于是后来收下了一部她用过的“禄来福来”照相机。

        从一号楼出来时,广东省公安厅苏厅长,还有负责江青安全的领导等有关人员迎了上来,苏厅长问道:“跟首长谈完话了?”,“谈完了!”我回答说。你知道首长是什么人吗?我用十分肯定的口气回答说:“她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夫人江青同志。”苏厅长很吃惊地追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理直气壮地说:“是她自己告诉我的。”按照中央领导的保密规定:为了保证毛主席的夫人江青同志的绝对安全,对她的身份是绝对保密的。苏厅长用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口气说:“她怎么会自己告诉你她是江青呢?”我不慌不忙地回答说:“首长在夸奖我拍摄的《南海蛟龙》是一幅很好的人像作品时,我觉得还不够完美。出于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无比崇敬,就说出了伟大领袖毛主席为李进同志配诗的摄影作品《庐山仙洞人》才真的好呢!”首长听了我对《庐山仙洞人》的赞美后插话说:“李进是我的笔名。”苏厅长接着问:“《庐山仙洞人》的作者是李进,你凭什么说她是江青呢?”我笑着对苏厅长说:“摄影界很早就知道了《庐山仙洞人》的作者是江青首长,李进是她的笔名。”苏厅长嘱咐我说:“江青同志在这里的时间不是一两天,为了她的安全,无关的人,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现在知道了首长的真实身份,对任何人都不能说,就连你的老婆都不能讲,这是党的保密纪律,我们大家都要严格遵守。”我坚定地回答说:“请厅长放心好了!我向党组织保证: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讲。”


        孙振军:那您进去后,和江青都聊了些什么?

        伍振超:进门之前,广东省公安厅的苏厅长还握着我的手提醒我说,伍振超同志,首长在里面等你,她身体不太好,你说话的声音要小点,别吓到了首长。听他说完后,我就大着胆子,带着满腹的好奇走了进去。


       孙振军:这是您第一次面对面见到江青吗?您见到的江青是个什么样子的?

        伍振超:当时我看见一位身高大约一米六左右,头戴灰色帽子,身穿灰大褂(风衣)的首长朝我迎来。她还握着我的手亲切地对我说:你就是伍振超同志?我回答说:是。接着她还问了我家是哪里的?家里还有什么人等?

        我就如实告诉了她:“我是湖南省江华瑶族自治县雾江乡堆冲村人,家里挺穷的。生父靠刀耕火种为生,而生母刚生下我没多久就病重去世了。后来,生父也被逼债逼死了。生母死的时候,生父觉得无法养活我,就把还是个婴儿的我放进了棺材里。后来是我的养父养母把我从陪葬亡母的棺材里给抱出来抚养成人的。可是后来,养父因病去世,养母被迫改嫁,我又成了一个孤儿。当时国民党当道,有苦无处说,有冤无处申,我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无奈,我只好到地主家当了放牛娃。最后好不容易熬到解放了,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和伟大领袖毛主席让我们翻身做了主人,我不但当了伐木工人,而且还是基干民兵组织里的武装干事。”

        听了我的身世,江青掉了泪,她擦了擦眼睛,对我说:你真是个好可怜的孩子呦。


        孙振军:那您当初是如何走上摄影道路的?

        伍振超:那是1951年,解放军到我们江华县动员青年参军,我第一个报了名。从此,我成了英雄连“凤生连”的一名战士,当时我们连是坚守在南海前哨的。在部队里的时候,我们开展文化学习,我加倍珍惜这次机会,学文化知识、学军训国防内容,还学文艺创作。我写的散文诗、长篇快板诗等等,还获了奖,我成了学习文化的优秀“尖子”。由于我的各方面成绩优秀,1957年,师政治部挑选新闻记者时,我有幸通过了考察并到政治部任新闻摄影记者。但当时,我对摄影还是完全陌生的。只能自己苦学钻研,拿着书本啃,跟着前辈学。后来,就开始不断地创作了。


        孙振军:您的处女作是哪幅作品?

        伍振超:是我采访我们的连队“凤生连”,拍了组《南海前哨战士生活》的照片,后来照片被广州军区《战士报》以诗配画形式刊用,这件事对我的鼓舞很大。再后来我就长期深入连队,体验战士生活,拍摄了《访贫问苦》、《海上尖兵》等等作品,其中《南海蛟龙》是我早期拍照的代表作,拍摄于1963年春。

微信图片_20190115164657

伍振超  作品


       孙振军:据说您给很多大领导都拍过照?

        伍振超:是的,当时在部队为中央领导照相是我的首要任务。比如1960年2月6日,周恩来总理和夫人邓颖超出国访问归来,到三亚鹿回头看望美国著名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我当时在鹿回头招待所一号楼的椰子树林前给他们照了一张合影,因为胶卷在那个年代实在难得,所以我都是谨慎使用。还有,我给叶剑英委员长也拍过照,叶委员长特别喜欢照相,每次来榆林港视察工作,都是我拍的,先后给他拍过一百多幅珍贵的图片。朱德、董必武、陈毅、许世友司令等,我给他们都拍过照。


        孙振军:当时您给周总理还拍摄了哪些镜头?

        伍振超:当时拍摄周总理,是我们要塞领导下达的命令,而且是研究后指定了拍摄三个镜头,第一个镜头是周恩来总理、邓颖超看望美国著名记者,第二个是周恩来总理和陆、海、空三军上校以上领导合影,第三个是周恩来总理和地方领导干部合影。

        由于买胶卷特别困难,当时我的照相机里只有三张底片了,虽然心里急得不行,但是没办法,每个镜头只能拍一张。第一个镜头的照片,是在三亚市鹿回头一号楼椰子树林前,周恩来总理请那个美国女记者站在他和邓颖超同志的中间照了张合影。按完快门后,周总理还亲切地问我:“照好了吗?”当时不太理解周总理这样问的意义,后来才觉得中国领导人看望美国朋友,意义深远啊。出于对自己比较熟练的功底的自信,我便胸有成竹地回答:“请总理放心!照好了。”

        当天晚上,把底片冲出来后,查看底片,三张都照得很成功。当天夜里,精放了这三张十二寸黑白照片。第二天一早就拿到鹿回头一号楼,交给了周总理观看。周总理夸我说:“照得不错嘛!”这张合照,至今还保存得完好无损。


        孙振军:那么给朱总司令照相的过程呢?

        伍振超:那是1963年春节前夕,总司令、全国人大委员长朱德元帅来到三亚市榆林港,看望陆、海、空三军指挥员。领导先后深入到了雷达站、海岸炮阵地、边防哨所,观看了战舰海上编队军演,听取了指挥员们的工作汇报,作了重要指示。

        在回程途中,海南军区政治委员陈青山陪同,参观了鹿回头小东海椰子林带,还品尝了椰子汁。在三亚机场,朱总司令要和陆、海、空三军、地市领导同志照合影,在调好了焦距准备拍照时,总司令很内行地对我说说:“记者同志,你把照相机架在三脚架上,你也来参加合影!”总司令的关怀,令我难忘终身。


        孙振军:叶剑英元帅,您说您给他说拍了一百多幅照片?

        伍振超:是的,叶剑英元帅特别喜欢照相,他每次来榆林港视察工作,都是我给照的。他很平易近人,没大官的架子,凡是参加陪同接待他的人,他都要合影留念,连炊事员也不例外。当然,我也和叶委员长有珍贵的合影。

        比如1959年3月12日,叶剑英元帅到三亚西瑁州岛看望守岛军民,与守岛官兵、民兵一一握手,然后观看了西瑁州岛军民的战备训练和实弹射击,还表扬了守岛军民。

        还有1974年春叶剑英元帅当选全国人大委员长,再次来到三亚市榆林港。他视察了当年“凤生连”防区部队的战备训练和民兵工作“三落实”。叶委员长的视察和关心,给部队和民兵了极大的鼓舞。


        孙振军:还有许世友司令员呢?

        伍振超:那个年代,还在“文革”时期,国际形势动荡不安,国内阶级斗局面也是争风起云涌,许世友司令员当时是穿着草鞋来到三亚市榆林港。他代表伟大领袖毛主席来到这里,视察陆、海、空三军的战备情况。他先到了海南最前哨的东瑁洲岛和西瑁州岛视察,听取了东瑁洲岛部队政委、战斗英雄王从典、部队长、战斗英雄白日新对战备训练的汇报。

       下午又视察了西瑁州岛的守岛部队的战备训练和民兵工作“三落实”。在视察“凤生连”原防区“天涯”、“海角”时,在刻着“天涯”深红色大字的礁石下面,许司令员让他的警卫员爬了上去,让我给他照了张《百倍警惕守海防》的照片。


        孙振军:您可否把江青送您照相机的过程谈谈?

        伍振超:那是因为江青看到我的相机太陈旧了,觉得我能用那么差的相机,拍出这么好的作品,很吃惊,就说给我买一部新哈苏相机。但30度天后,她又改口说:买哈苏相机需要不少的外汇,国家赚外汇不容易,国家要把外汇用在特别需要建设的项目上。我家里还有一部能用的禄来福相机,先拿来给我用。

        江青后来回到北京不久,就派人给我送了部双镜头反光相机,是西德出产的名牌,带内测光的禄来福来照相机。


        孙振军:江青当时摄影的方向是什么?喜欢拍些什么?对摄影有没有提具体的要求?

        伍振超:是提了不少要求。江青告诉我,她喜欢拍摄的题材很多,人物特写、典型单位、典型人物、风光,她特别提到要是遇到最美丽的晚霞,一定要告诉她。

        我根据江青的要求,揣摩了她的意图,就向她推荐了《南海蛟龙》的主人公王国权,他是我们榆林要塞两栖侦察队的侦查员,也是在海里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杀敌本领的“五好战士”。江青同意我的建议,决定第二天就来拍王国权。

微信图片_20190115164654

伍振超  作品


   孙振军:你们首次见面谈话大概持续了多长时间?

        伍振超:记不清楚了,大约有一个多小时吧。说完第二天拍摄创作的内容后,我就又被送了回去。


        孙振军:第二天的创作情况如何?江青摄影创作的真实水平您觉得如何?

        伍振超:对江青的摄影作品不好轻易评价。但是,第二天早早,我就带着王国权去鹿回头向江青报到。但拍摄地点不好选。我的照片是在大海里拍摄的,江青是个病人,身体不太好,经不起颠簸,如果坐着军舰去拍照会有危险。那么怎么能拍出好照片呢?实在没办法,我就想椰林深处好四连驻地的西头,那里海水特别深,海边有块三米宽的大礁石,这里适合江青拍照。

        经过大家同意后,我们来到大礁石的平台上,架好照相机,定好照相机的光圈、速度,调好焦距,王国权身着军装,背着冲锋枪,手持训练匕首,从深海里冲出水面和“敌人”进行擒拿格斗。江青拍的十分激动、尽兴。江青这次创作的作品,起的名字是《深海练硬功》,这次她用的笔名是大海,作品后来在全国摄影艺术展览展出了,受到了好评。

        几天后,还是在这块礁石上,江青创作了《南海哨兵》,用的还是笔名大海。这幅摄影作品很成功,入选了全国摄影艺术展览,《解放军画报》社还选用做了封面发表。

        江青这个人,怎么说呢,反正她搞摄影的劲儿特别大。她还去到广州军区某高炮三连,要求打几发炮弹给她看看。当时有人写了赞扬文章称:“这是江青拜战士为师,虚心向战士学习。”但后来也有人说这次打炮闯了祸,暴露了军队目标、外国做了报道等。后来,她就创作了《百倍警惕》作品,这次换笔名了,用的是峻岭。

         江青还创作了《南海女民兵》,主人公是她特别喜欢的三亚渔港大队的女民兵,叫陈满妹。这幅作品拍的也很成功,许多杂志选作封面,还是用的笔名峻岭。

        江青太喜爱摄影了,但是给她的保卫人员带来了很大压力。于是领导就找我谈话,说江青是病人,来海南主要是休息疗养的,希望我不要再给她介绍好典型了,让江青每天东奔西跑的。万一出了事,对大家都不好。


        孙振军:是哪个领导给您这样说的?

        伍振超:苏厅长啊,还有其他的人。那我就听领导的话,就没再敢给江青介绍典型了。但是后来,我还因为这挨了江青的骂。

        因为她没拍摄题材了,心里可能有点不高兴。后来有一天,下午四点多,天空的晚霞特别漂亮。我心想着,首长不是一定要拍晚霞吗?我要赶紧去叫首长出来拍。我去请首长的时候,他们说江青睡着了,让我不要打扰,等太阳掉进海里了,她看不见,就没事了。五点多的时候,江青突然醒了,看到这么美的晚霞,就责怪我不及时把她叫起来。最后,江青只拍到了几张余辉。但是她特别生气,气冲冲坐上奔驰车,回到鹿回头,直直地看着我,问我为什么不叫醒她?我只能哑巴吃黄连了。


        孙振军:据您了解,江青除了摄影,还有没有其它爱好?

         伍振超:江青一般都是晚上工作和学习,她还喜欢文学艺术,喜欢研究各国的好电影,借鉴别国电影的取材、采光、色彩运用等等。

        那年江青在海南待的时间挺长的。快到春节了,她的女儿李讷在农村插队,因为很久没有见到父母亲,就从北京来到三亚鹿回头看望江青。


        孙振军:江青对自己的女儿,是怎么样的状态?

        伍振超:我感觉江青对自己的女儿要求特别严格。比如每天,江青的女儿要自己到食堂去吃饭。是因为江青让她女儿李讷去大灶食堂吃饭的,理由是女儿不能享受和她一样的伙食标准。只是春节吃团圆饭,有人就说,让李讷和首长一起吃顿团圆饭吧?江青才同意。但是要和所有工作人员大家一起吃,过个热闹的春节。

微信图片_20190115164650

伍振超  作品


   孙振军:您用江青赠送的相机后来拍了哪些作品?

         伍振超:因为是江青赠送我的禄来福来相机,而她曾用这部相机又拍过伟大领袖毛主席,所以很多同志都找到我,请我用江青赠送的相机为他们拍照作永久纪念。

       当时毛主席的夫人给我送了一部相机的消息,轰动了一时,很快传遍了全军内外。目前有人找到我,愿意出百万高价要收藏这部相机。

        我用江青送的相机,创作了好多摄影作品。有《到大海去锻炼》、《西沙民兵》等等。当时有人提议说我为啥不把江青用送的相机照出的照片给她寄过去几幅?但我没有这样做。我考虑到江青的工作繁忙,而且我也不是有空就钻、顺杆就往上爬的那种人。


        孙振军:再后来,江青是否请您共同创作摄影作品?

        伍振超:她又来过一次,是1970年春天。当时江青已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她一到海南岛三亚市飞机场下飞机,就问“伍振超同志呢?还有王国权呢,叫他们快过来。”

        见到江青后,她把我叫到跟前,说现在她的身份不同了,在没有经过同意的情况下,不能随便给她拍照,要当命令来执行,要不然会给我处分。我是满口答应了,但是领导到基层的资料多宝贵呀,我就偷偷的拍。后来,她多次向我发出严格警告,我才真的再也不敢拍江青下基层的照片了。

微信图片_20190115164646

伍振超  作品


       孙振军:西沙摄影作品是您的一大亮点。据说1974年西沙海战爆发后,成立了“西沙摄影组”?

        伍振超:1974年1月19日、20日,一场西沙群岛保卫战,打得全中国都沸腾了。一时间,舆论的热点凝集在平日默默无闻的西沙群岛。西沙群岛成了家喻户晓的知名地方,这其中摄影宣传是立了功劳的。

        1974年初,原南越阮文绍集团不甘心军事上的失败,捏造谎言,混淆视听,居然说对西沙群岛拥有完全的“主权”,还出动军舰,侵占我们南沙群岛所属南子岛等岛屿,在岛上非法设立所谓“主权碑”……

         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内心无比愤慨。西沙、南沙、中沙、东沙……,都是伟大祖国的神圣领土。为了申明正义,拍下铁证,西沙海战后,在上级要求下西沙摄影组迅速组建起来了。这是一个大组,大但下面还分陆军组、海军组、空军组。这三个组每组分到了6个彩色胶卷,但我一个人分到了6卷。据说这是江青安排的。我和我的伙伴一次又一次地学习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迈出了西沙采访的第一步。当时,我们的团队冒着酷暑,风餐露宿,在西沙前线三个多月时间里,仅在海上巡回乘船就达八十多个小时,经受了三次强台风的考验,在西沙岛礁,南海滩头,从驻岛子弟兵的战斗生活,到西沙之战的英雄模范,都拍摄了大量资料。

        这些照片中的优秀作品,很快在北京文化宫举办组成了《南海诸岛之一——西沙群岛摄影展览》。

微信图片_20190115164643

伍振超  作品


        孙振军:这场摄影展,江青是否给过帮助?

        伍振超:当时我拍的一些西沙照片,送到了新华社摄影部。大家觉得照片拍得还不错,就拿去给中央领导看看。领导们看后反映很好,江青指示叫南海部队要多做些这方面的工作,宣传西沙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它也没有她作出什么特殊的指示。

        但是这个影展之前有这么一个过程。因为后来我又返回西沙,又拍了大量的西沙风光、人物风情、军民联防、出土文物等镜头。当时新华社摄影部的领导想,一个基层的摄影员能出这样质量的作品,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应该极力扶植。杜修贤就答应我,这些照片尽快送给江青看。同时,我还附了一封信给江青。

        我的照片和信送走的第三天,1974年7月22日下午,吴德给杜修贤打了一个电话,说:“老杜,你记一下,江青的指示。她看了伍振超的摄影作品,很好。新华社记者应该向伍振超同志学习,他过去的条件很艰苦,但能刻苦拍出这么好的照片。江青要我告诉你和石少华同志。”

        江青的动作真快!这才几天,关于学习伍振超的指示就下来了。

        7月25日,江青的秘书送来一个大牛皮纸口袋,当时是杜修贤拆开的,里边有我的四张照片。江青的信上这样写道:

        按说这四张照片都应该入选,如排版困难,应选(一)、(二)两张。如果照顾兵种,女民兵则应该穿红衣的,造型甚美,十分英雄气概的第一张。以上意见请酌,附照片四张。


退江青 7月25日

 

        后来,摄影部里的《中国摄影》来电话是要举办我的摄影展。

        摄影部党的领导核心小组正在研究决定这件事的时候。江青来电话决定会见杜修贤和我。

        在会客厅,江青满脸笑容,热情地向乔冠华介绍我和我的摄影技术,还说让杜修贤好好向我学习。

        江青坐下后,慢条斯理地对大家讲:“伍振超同志不怕艰苦,长期在西沙拍摄,拍出了不少的好照片,想办个影展。听说新华社也有这个意思?应该办,叫全国人民都知道西沙群岛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照片就是最好的证据嘛!”

        “冠华同志,你到联合国要向全世界宣传,那里也是阵地。”

        “老杜,你负责放一套8英寸的照片给老乔。”

        “我看伍振超同志的摄影展就定名‘南海诸岛之一——西沙群岛摄影展览’。这个任务由新华社承担,另外,还要叫各大报纸刊登照片发消息,扩大宣传影响面。这事老杜负责回去传达,组织这次活动。”

        “新华社主办不合适,国务院文化组主办可能比我们合适些。因为西沙的照片,有许多是风光艺术照,新闻照片少。”杜修贤说。

        9月30日,《西沙摄影作品展览》在民族文化宫单独辟馆展出,由国务院文化组主办。

        再后来接到正式通知,我调到新华社中央外事摄影协作组,当摄影记者。不过毕竟我是搞创作摄影而不是搞新闻摄影的,所以没多久江青便让我负责研制国产胶卷。

        西沙摄影展在北京展出后,影响很大。不久,我拍摄的《五星红旗飘扬在西沙群岛》、《西沙民兵》等20幅作品又在联合国总部展出。因西沙影展作品紧密配合了我国的外交斗争,为捍卫祖国领土主权完整作出了贡献,我还获邀出席了1974年的国庆招待会,并被解放军总政治部授予一等军功章奖励……

 

(对话于2016年11月、2017年12月、2018年7月等,急就于2019年1月14日下午。未经本人审阅。)


微信图片_20190115164638

伍老与王振松先生(右)、作者合影


微信图片_20190115164634

伍振超老师向作者进行书面授权。左为伍老二儿子伍杰同志





        后记:伍振超老师一生遍尝苦辣、历尽坎坷,尤其是晚年还被不法分子骗走了毕生积蓄,但他从来是达观向上、善良随和。他生前多次对我说: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伍振超的一切。我的作品,如果国家需要、三沙需要,随时可以献出来。希望我的子女们、学生们,永远听共产党话、跟共产党走……


        谨以此文缅怀为中国摄影事业、为南海领土主张做出重要贡献的伍振超老师!


评论区
最新评论